中共株洲市委台湾工作办公室
首页 > 台办动态 > 株台动态 > 炎帝陵,两岸共祭的文化圣地

炎帝陵,两岸共祭的文化圣地

发布时间:2023-09-22 10:19:12

编者按

文化同根同源,中华同心同梦。

明天,2023(癸卯)年海峡两岸炎帝神农文化交流大会将在炎陵县隆重举行,来自海峡两岸的专家学者将对炎帝神农信仰和祖宗崇拜上的共同元素进行探讨交流,宣传炎帝文化,弘扬炎帝精神,凝聚两岸共识。这是两岸同胞共同祭拜中华民族的人文始祖——炎帝神农氏的重要活动,也是两岸文化交流的重要平台。

有鉴于此,我们特别推出“炎帝陵,两岸共祭的文化圣地”这个专版,邀请不同的作者进行创作,以炎帝文化为主题,来展现不同视角和感受。在这个专版中,我们将看到历史与现代的交融,传统与创新的碰撞。我们希望读者能和我们一起,一起走近炎帝陵,一起走进炎帝神农的历史与传说,一起感受那份源远流长的文化底蕴。

炎帝神农氏墓前,虔诚拜祭的游客

江泽民同志题字的炎帝陵石碑


情系鹿原陂

黄春平

鹿原陂也称皇山、炎陵山,乃炎帝安寝之地。这里青松叠翠,古木荫翳,烟云出没,宛如一条莽莽苍苍的巨龙,镇守蜿蜒洣水,环护巍峨帝陵,是令舆地学家叹为观止的至尊之地。

幸运的是,我的高中学业就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在鹿原陂的炎陵县第三中学完成的。高中时光转眼即逝,而炎陵圣山的灵气,炎帝文化的浩气却久久地浸润着我、熏陶着我、激励着我。

为始祖炎帝扬名

因自然风化和年久失修,炎帝陵主殿及其附属建筑毁损严重。改革开放后,海内外炎黄子孙期待全面修葺始祖炎帝陵寝建筑。经过马安健等全国人大代表接续呼吁和省市县各级政府积极争取,1986年,炎帝陵修复工程得以启动,1988年10月,主体建筑修复竣工。10月31日,我故地重游并见证了修复工程的竣工仪式。

我想,炎陵山、炎帝陵与我有缘,这么重要的活动、这么重大的事件应该写个新闻报道一下。活动结束回到单位,我便以“炎帝陵主体工程修复竣工正式对外开放”为题写了一条消息,用稿纸抄写了几份。

为慎重起见,我特意跑到县委宣传部签署“属实”意见,并加盖“中共酃县县委宣传部”的公章,之后邮给了多家媒体。令我惊喜的是,事隔十多天后的11月11日,湖南人民广播电台在“新闻天地”节目中播出了这则新闻。说惊喜,是在广播普及到户的年代,广播电台的受众和影响比报纸、电视还要大得多。

之后,炎帝陵便是我新闻报道的富矿,也是我热衷报道的题材,小到一亭一台一桥建设,大到“省长公祭”等大型活动,都有我在省市媒体报道的文字和声音。

2009年我调县委宣传部工作,2012年又调到县广播电视台任职,更是具体组织或参与了湖南省社会各界公祭炎帝陵典礼、海峡两岸神农文化祭等系列重大活动的宣传策划、媒体联络、通稿采写、直播协调等工作。

2010年炎陵县筹备清明公祭炎帝陵,原定方案确定内容数次调整,宣传策划特别被动。同时,县级公祭难以吸引媒体做出影响。我通过与有关部门日夜沟通后,梳理提炼出了炎陵、井冈山、南岳三大风景名胜区负责人首次联手点燃炎帝圣火,首次以乐舞《火祭舞》和《清明雨上》、朗诵《炎帝颂》、颂唱《祭炎帝》来告祭炎帝,首次在大型网络媒体开设祭坛等六大亮点。在向记者发放背景资料和新闻通稿的同时,我利用接待媒体记者的时机,反复向记者强调这次活动的几大亮点。结果,人民日报、新华社、中新社等海内外百余家媒体予以报道或转载。事后总结,一致评价“小活动做出了大影响”。

其间,除几十场大型祭祀活动的50余篇新闻稿被人民日报、新华社等央媒采用外,我还挖掘采写了《湖南发现炎帝陵御祭古道》《炎帝陵祭祖大典跻身“全球最具影响力的十大根亲文化盛事”》《炎帝陵入选海峡两岸交流基地》《炎帝神农氏是中华“乐舞鼻祖”》等上百篇被中央和省级媒体采用的特色新闻,拓展了炎帝陵的报道内容和视角。

为陵寝圣地正名

2010年5月24日,某国字号的“经济周刊”爆出四省五地《炎帝故里的共赢争夺战》万言新闻,并很快被网络媒体铺天盖地转发。文称:“第二个‘炎帝故里’在湖南株洲炎陵县。湖南省在其《“十—五”旅游业发展规划》中明确提出,打造‘以炎帝陵为代表的历史人文旅游品牌’,打造省级精品旅游路线:长沙一株洲(炎帝陵)一南岳一永州(舜帝陵)的寻根祭祖旅游线。”

看到这一报道后,我作为县委宣传部分管新闻宣传的副部长尤为气愤:炎陵明明是炎帝的安寝之地,怎么就成了炎帝的故里?!

随即,我认真研读了《炎帝故里的共赢争夺战》一文,逐一找出其破绽,采写文稿《炎帝陵缘何成了炎帝故里》,主要观点是:“炎陵是炎帝陵安寝之地,非出生地,炎陵参与故里之争是误读。陵寝之地就是安葬地;故里则是故乡、出生地,陵寝和故里完全是两码事。”

“炎帝陵的地理位置最早见于史籍是晋代皇甫谧所著的《帝王世纪》:炎帝神农氏‘在位120年而崩,葬长沙’。炎帝陵庙始建于宋,宋王朝建立后,宋太祖赵匡胤派人遍访天下古陵,在茶陵县康乐乡鹿原陂找到炎帝陵墓。1986年,经文化部和湖南省人民政府批准,对炎帝陵进行修复。1988年,炎帝陵主体建筑即陵殿修复工程竣工。”

“1944年,为纪念始祖黄帝,黄陵县由原名中部县改为现名。而在半个世纪后的1994年,出于同样的理由,经国务院批准,酃县改名为炎陵县,从而形成‘北有黄陵,南有炎陵’的格局。1993年9月,江泽民同志为炎帝陵题写了‘炎帝陵’陵款。目前,炎帝陵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全国人大代表谭艳表示,国务院批准更名、国家领导人题词,以及大量考古证据,都足以证明炎陵县作为炎帝安寝之地无可撼动的地位。”

6月2日,《长沙晚报》在四版头条以《争炎帝故里?炎陵说你误会了》为题进行了报道。尔后,包括人民、新华、中新、新浪、搜狐、凤凰等上百家网站转载,为炎帝陵正名扬名,炎帝陵在全球的知晓度进一步提升。

为炎帝文化添彩

炎帝文化是炎陵县的特色文化,更是炎陵文化重要组成部分。步入新时代,挖掘好、整理好、传播好、传承好炎帝文化,吾辈责无旁贷。

在过去几十年的新闻宣传过程中和抽调参加1997年湖南省社会各界公祭炎帝陵为期三个月筹备工作中,我掌握和积累了大量有关炎帝、炎帝陵、炎帝陵祭祀等方面的文史资料,对研究炎帝文化有着充分的史料储藏。

《炎帝陵祭典》作为全国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是炎陵县的一块文化招牌,我觉得作为非遗项目必须有一个通俗大众、规范权威、可学可传的文案。然而,此前的项目文书,史料不够翔实、逻辑不够紧密、结构不够合理、传承缺乏可操作性。

基于此,我认真研读了道光十八年版《炎陵志》、同治十二年版《酃县志》,以及《炎帝祭文集》《炎帝与炎帝陵》《鹿原古韵》《海峡两岸共祭炎帝神农》等专著,采访了多位组织策划过炎帝陵大型祭祀活动的文化名人和代表性传承人,逐一考察了炎帝陵主要建筑,按照炎帝、炎帝陵、炎帝陵祭典的逻辑顺序组织材料,写就了近6万字的《炎帝陵祭典》文稿。

“炎帝”部分,我重点介绍了炎帝生世、主要功绩、历代颂扬炎帝功德诗赋。“炎帝陵”部分,主要梳理和论述了炎帝归葬炎陵历史渊源、历代建设修葺炎帝陵过程、炎帝陵主要建筑物、炎帝陵建设碑文等。“炎帝陵祭典”部分,则重点论述和介绍了祭祀活动历史渊源、官方祭祀、民间祭祀、大祭仪程、祭祀方式、基本特征、主要价值、社会影响、历代祭炎帝陵文等。应该说,这是《炎帝陵祭典》内容最为翔实的“台本”。

拜谒炎帝陵

严维佳

“到此有怀崇始祖,问谁无愧是龙人。”这是株洲市炎陵县炎帝陵神农大殿里的一副石刻楹联。

扪心而问,身为龙人,难免有愧。因为,作为炎黄子孙,我从前只知陕西有个黄陵县,却不知湖南还有个炎陵县。在陕西工作多年,我曾数次拜谒过黄帝陵,可拜谒中华民族人文共祖炎帝陵,竟还是第一次。

癸卯五月,正值“长是江南逢此日,满林烟雨熟枇杷”的小满前日,夏意渐浓,夜宿炎陵,观桃听雨。翌日晨,位于湘赣交界、罗霄山脉酃峰脚下、洣水河畔、鹿原镇的炎陵县炎帝陵景区,风和日丽、山清水秀,樟树飘香、枇杷金黄,令人心旷神怡。

据说,炎帝是中国上古时期、新石器时代姜姓部落的首领尊称,号神农氏,又号魁隗氏、连山氏、列山氏。《国语·晋语》载:“昔少典娶于有蟜氏,生黄帝、炎帝。黄帝以姬水成,炎帝以姜水成。”姜水位于陕西宝鸡,乃炎帝故里,而姜姓部落共历经九代炎帝,统领部落五百余载,其始作耒耜,教民稼穑,亲尝百草,发明医药,足迹遍布黄河中下游和长江流域的陕西、山西、河南、山东乃至湖北、湖南等地,被称为中华人文始祖,功昭日月、德泽后世,备受崇拜,因此许多地方都建有炎帝陵祠。而湖南省炎陵县的炎帝陵据说是第八代炎帝神农氏榆罔南巡中在此亲尝草药为民治病,因误尝断肠草时毒发而亡,葬于长沙茶乡之尾(今炎陵县鹿原陂),号称“神州第一陵”。

拜谒炎帝陵是从百家姓广场中央巨大的“姜”姓浮雕开始的。沿宽阔平坦的千米祭祀大道步行,只见阙门耸峙,翠柏侧立,五谷图腾,鼎簋九双,鹿鹰对卧,又见“作扶犁之东,制丰年之咏”的咏丰台和“以火德王天下,文明肇始”的圣火台,使人对炎帝的生平功德逐渐了解并肃然起敬。

拾阶而上,豁然间,祭祀广场前金碧辉煌、庄严肃穆、尽显清宫皇家气派的神农大殿映入眼帘。步入大殿,一尊左手拿着耒耜(农具),右手握着谷穗,和蔼可亲、栩栩如生的神农氏炎帝红色花岗岩石刻雕像立于大殿正中,殿内四周墙壁上的红砂岩浮雕则生动再现了炎帝的十大发明和丰功伟绩:他教先民建屋造房,台榭而居;他始做耒耜,教民用木犁石犁耕种五谷;他以弦木为弧,剡木为矢,制作弓箭,狩猎御敌;他首创日中为市,开辟市场,交易物品;他练丝为弦,发明五音弦琴;他被火烧之泥土割伤后,发明火制陶器,冶制斤斧;他亲尝百草,发明医药,发现有药用植物四百余种,治病救人,造福百姓;此外,他还发现茶树叶即可解毒又可入饮,史称茶祖,不愧是农业之神、文明始祖,光耀神州。

走出神农大殿,沿洣水河东岸松竹掩映的石阶步道行走数百米,就是五千年前安葬炎帝,后始建于宋太祖乾德五年(公元967年)的炎帝墓祠。正面是红墙黄瓦的三重拱形朱门,正中间高悬午门题额,午门据说一般只有重大祭祀和贵宾拜谒时才会打开,以彰显隆重与尊贵。

当镶嵌着铜钉铜环的朱红午门缓缓开启,我们一行人,手抬花篮,身披绶带,怀着无比崇敬与虔诚的心情来到了暖阳初照、青砖合围、绿草依依、香雾袅袅的“炎帝神农氏之墓”前,燃高香,行躬礼,观祭文、祈福愿,惟愿神农护佑,风调雨顺、山河安澜、五谷丰登、国泰民安、国运隆昌!

礼毕,漫步登上陵墓旁依山而建的展示历代皇家祭祀碑文的御碑廊、九鼎台、神农功绩园和陈列包括港澳台在内的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参拜祭文的汉白玉碑林,似乎重现了历朝历代炎黄子孙在这块“上古有墓,汉载有陵,唐有奉祀,宋建陵庙,清定形制,当代整修,一脉相传”之圣地祭祀、拜谒、缅怀炎帝时的壮观场景。

据《路史·后记》记载,黄帝“崇炎帝之祀于陈”。《轩辕黄帝传》亦载:黄帝“作下畴以祭炎帝”,表明炎帝祭祀最早始于黄帝。后相沿于秦,公元前202年,汉高祖因“邑有圣陵”始建茶陵县(炎陵县此前属今茶陵县,取茶祖之陵之意),自唐太宗贞观元年起遣祀官祭祀炎帝,到宋太祖建陵庙,置5户守陵,创设御祭规制:三岁一举,率以为常。明清更是凡新皇登基,朝有大事,必遣官祭祀直到今天。2006年“炎帝陵祭典”入选国家首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如今,每年九九重阳时,海内外炎黄子孙都会齐聚炎帝陵,共同祭奠中华文明人文始祖,缅怀炎帝神农丰功伟业,祈福民族复兴盛世永昌。

当我们意犹未尽地离开时,回望云秋拱峙、洣水环流、气象开朗的炎帝陵,陵区四周白鹭徘徊,大雁低飞。据说,这是因为炎帝发明了五谷,人食五谷后,从而减少了人类对鸟兽的伤害和猎捕,炎帝死后,白鹭大雁便从此为炎帝守陵,千百年来,不愿离去,形成了“白鹭守陵”奇观!

至此,我不禁在想,是什么样的宗祖信仰令海内外炎黄子孙趋之如鹜来此祭祖,是什么样的精神基因让五千年华夏文明一脉相承薪火相传,是什么样的文化自信使泱泱中华繁荣昌盛!

鸟兽尚有报恩心,人食五谷当何为。也许,做无愧龙人,去拜谒炎帝陵,会是个不错的文明探源之旅、文化寻根之旅、文脉传承之旅。

路过炎帝陵

北江西岸

从井冈山下来,已是正午时分,在国道边吃了个惬意的午餐,意犹未尽,顺道就去了炎帝陵。

在我的知识体系里,炎黄二帝生活在五千年前,那时的文化文明中心在北方,在黄河流域。去年六月,我去了陕北的黄帝陵,领略了一次始祖文化洗礼,这才关注到炎帝“崩葬于长沙茶乡之尾”,也就是罗霄山脉中段西麓一个称“鹿原陂”的地方,此地旧属酃县,后改称炎陵县,黄帝陵所在地亦称黄陵县。

到了鹿原陂,从车上下来,眼前一亮,真是个大气磅礴的所在,一路走来,少有这么开阔的一大块平原,远处那一圈山脉也并不高高低低,起落无常,倒像极了一方宏大的城墙,这景象南方是极少见的。近前一条河流穿行在茂密的丛林里,炎帝陵就座落于此。陵园共分五进,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庄严的午门,进门是行礼亭,亭外汉白玉碑上“炎帝陵”三字为江泽民同志所题,墓碑则是胡耀邦题写,行礼亭后是主殿,殿后是墓碑亭和墓冢。墓冢古寂、芳草萋萋。

天气虽然炎热,前来观瞻和拜祭的游人不绝。进去陵园的路有两条,一条是老路,沿山边的树林走,经过一座巍峨壮观的拜祭大殿,看样子是近年新建的,每年清明的拜祭大典都在这里进行。步行进园的游客都走老路。老路对开的开阔地带建成规模蔚然的神农园,遍植奇花异木,竖立炎帝劳作塑像,还有一个花岗岩牌坊。关于炎帝与神农氏是否同为一人,人们见仁见智,但都认同炎帝开创农耕文明的业绩。沿河边的新路,跨过一座桥梁也可抵达陵墓,游客可乘电瓶车从此路进入陵园。天气实在太热,我们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搭乘电瓶车,错过了步行通道的一路景色,过后颇觉遗憾。

人们习惯说自古盘古开天地,三皇五帝到如今。炎帝和黄帝都在这三皇五帝之列,种五谷、尝百草、取火种、开农工,炎帝和黄帝一样,也是华夏文明始祖之一。一个“炎”字两把火,这炎帝当然就是火的发明者,火的作用不言而喻,人吃熟食,金属冶炼,制陶,照明,取暖,无不依赖火。中国人重情,忌恨数典忘祖,拜祭先祖是件大事,是家国天下赖以维系至今的制度保障,祭奠炎帝和黄帝显然也属于这一范畴,甚至上升到国家层面的公祭也是有迹可循的,从这个意义上来说,炎帝陵前悬挂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牌子也算是名副其实了。

离开炎帝陵之际,我忽然产生了联想,黄帝陵在革命圣地延安附近,炎帝陵在革命摇篮井冈山附近,从历史变迁的视觉来思考,它们之间是否存在着某种大相关或者耦合性呢?进而又想到,炎黄二帝曾经率领各自的部落联手战胜了蚩尤部落,这才奠基了如今的华夏种种——当年的战场我去过,就在山西南部的运城——历史是有原点的,也是有走势的,但终归是前进的,正如毛泽东同志在《祭黄帝陵》中所写,“赫赫始祖,吾华肇造;胄衍祀锦,岳峨河浩。聪明睿智,光被遐荒;建此伟业,雄立东方……”同样的赞语,用在炎帝陵这儿,显然也并不违和吧。

来源:株洲日报